你好,欢迎来到妙如意易经文化!

香港李居明书籍《家居风水大发现》原装正版易懂的风水入门书

2018-11-28 17:16:26 249

——李居明序《家居风水大发现》

  很多弟子希望我写一本风水入门再入门的书籍,纷纷投诉我以前写的风水入门书太深了。好吧!这一本够浅白吧!

李居明书籍

>>>立即购买<<<

  风水学上「峦头」与「理气」,以「峦头」较易入手,因为不用计算飞星,也不必用卦,而此书只引用饿命文化来教一些八字风水学,是任何人一读便懂的风水入门书。

  虽然此书极简明,但并不代表其準绳度低,也不代表你全部都懂!虽知风水命理,易计算的也可以很準确灵验的,而要我写入门书,我的野心是简浅中要超準而灵验的!因此不要小看「家居风水大发现」,确是一本言人所未言的风水书,也是一本活学活用,真正帮助你改换风水运程的书。

  在此书的「理气」部份,很少进入九星飞伏较深的部份,也没有说易卦,就让《学风水的第一本书》及《学好易经》负责。这本书,引用八卦九宫为「理气」的代表,配合饿命法,读者已可大概掌握最灵验而又是入门的风水了。可见此书一定大受欢迎,因为任何人在此书,都找到很多风水秘密,而自己又能马上用上的。

  《家居风水大发现》最大特色,就是将传统风水学从未提示过的现代风水物加以应用,例如手机的充电器、电脑、按摩椅、游戏机……都是新的风水峦头。我又将雪柜、厕所、厨房的五行吉凶配合人的八字加以分析,如配合《饿命改运学》一起阅读,你会对周遭家居的五行,有惊人的大发现,如能加以运用,你会发现,风水的秘法已在你手。

  小友狂要金,我在美国讲学期间,见到有一块磁石,是「超人」的商标,我买了十块回来,身边小友谁要金,我便一人派一块。

  「有何作用?」

  「将此磁石贴在雪柜门上。」为什么呢?「超人」是「SUPERMAN」,代表加强,贴在雪柜门上,这个代表金的雪柜便成了超级之金了。这种风水应用法,师父师公及先贤们,怎懂去用?

  因此化五黄二黑,依然用清代铜钱,确实有点食古不化。但人认定了,你要去改变去革命,便捱骂了!

  但愿风水物的革命快点成功,同志务需继续努力。

李居明书籍

  序二

  由「大凶屋」痛苦往事说起

  近廿年来,我以风水命理而薄有名气,但谁也不知道,我的童年,是在一间「十大凶屋之首」的大宅内渡过。也可以说,我是由一间大凶宅所培育的。

  另一个妙缘,我的童年,每晚七时半至九时半整整两小时,在我家的天花板上,有一位中国近代藏密的一代传人吴润江上师开坛修持,其木鱼诵经之声,连绵于耳际,整整达十四年的光景。

  一九六六年六月十二日,十大凶屋之首发生灾难性的破家之灾,连场大雨山洪暴发,雨水连带泥水冲入我和吴上师居住的大楼内,泥雨高达四五呎,居于地下的我和家人目睹滚滚洪水从窗外涌入,全家变成泽国,我和吴上师等数伙人家惊惶「走难」到对面的大楼四五楼暂避,「十大凶屋」被封为危楼。我还记得上师逃难时,手持佛珠持咒的境况。

  廿一年后,我被邀赴台商讨「唸佛机」的香港版权,负责生产的台湾佛教界知名人士,他的女儿带我赴佛堂参拜并拜会其父母亲,赫然于佛堂内,见有吴润江上师的肉身,下写「华藏祖师」四字,勐然令我想起,吴上师晚年有一对来自台湾的夫妇经常来访,我坐于大厅窗台外望,总见那对台籍夫妇一左一右参扶上师由斜路下端缓步上坡,我与吴上师所住的楼宇,正是在此山坡之上。

  想不到上师往生后,真身舍利送到台湾供奉,而当日的一对年青夫妇,廿一年后于眼前,已是藏密的一代传人了。

  到今天,又一个二十年,我的双鬓已微白。但「十大凶屋」给我的回忆,还经常在梦中浮现,特别是大凶屋当年的一物一景,均在风水学理上,为大凶特凶之象,可说此楼包含了所有凶屋的元素。但是无可否认,身为港密的开垦者,我这个修密叁十年的「李居士」,当年竟在此大凶屋内,与吴上师结下一楼上下的妙宿妙缘。他居于四十九号二楼西座,我居于四十七号地下东座,正是一西一东,四十年后重看当天奇缘,他修「西」藏密宗,我修「东」密。

  但最令人感到奇妙的是,我等虽然曾住凶楼之内,但却在此培育了不可多得的修行奇缘,上师更在此寻到一代传人,并在此往生,而当年经常被他厚厚的手掌摸顶加持的小孩童,已开始为人上师,为弟子灌顶及传法了。可见在俗世眼中,凶屋故有凶险,但同时也成就了如吴上师的一代伟人。从更宽阔的理念中看任何一间大凶屋,也有其凶裡藏吉的玄机。

  家父在此屋度过了一生中最大病的两年,两年内没法下床,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。今天回忆起来,我可占算及十分简单地知道他因金水太多,严重欠木火而出事,但当年我们怎知今天你们即知即悟即解救的宇宙秘密,当年一家人依然迷执在这个「金水」的业力漩涡中,经受痛苦的两年生活,更遑论刚才所说的洪水入宅,危楼迫迁的其他厄难。

  这凶屋多凶?随手拈来十大「罪证」:

  (一)声煞——此屋可听到楼旁水渠之滚流之音,风水学上称此为「声煞」。

  (二)街灯煞——街外街灯入宅,晚上的大厅被街外大灯照射。

  (叁)车灯煞——每有汽车上坡,其车头灯直射父亲的房间及大厅,如每晚被汽车照X光一样,时光时暗。

  (四)未见前门先见后门——上坡时先见我宅的后门,才绕至正门。

  (五)靠山被破——楼后山坡被邻边的新大厦开垦成为晨运人士步行的行山径,整座小山噼去一半。

  (六)白虎踩头——屋旁右手白虎位的两间房间的窗外,正是一条斜坡,山上居民每日经此斜坡时,在我家窗前斜斜攀上,如我站在窗前,每日都像有人在我的头顶踩步而过。

  (七)青龙反弓——左手边为一所学校,每日有上下课的闹鐘煞,下课时如浪涌般的学生人潮由我宅门口经过,路为反弓,带走气场,过其门而不入。

  (八)明堂下陷成陷阱——门前的明堂是小山坡,中有一个小窝,汽车上坡后如欲离开,来个「窄路转头」,车子必陷落入小窝而无法倒车,俨如一汽车陷阱。对宅一教车师傅居于此,每有街外学神不知好歹进入我们的「死亡陷阱」,必出来帮手,其法是站在已下陷在坡下的汽车尾部,令汽车因后有聚力而不再向前堕,汽车自然可用尾档而顺利向后,衝离下陷的斜坡。而当汽车由斜坡开尽油门倒后脱险时,大量的废气源源不绝地喷入我家的大窗,每周一至两次。活氧减缺,凶屋现象之一。

  (九)青龙沉睡——左青龙门口处有一警察小更亭,每日有警察来此签到,威武的警察到此必坐在签到部的残破小籐椅上,唿唿入睡。英武的警察到此均变睡龙。

  (十)漏水与无厨——全屋漏水又潮湿,墙见水滴及发霉,厕所漏水严重,甚至厕所马桶常塞,甚至秽物由马桶倒涌上来,十分悲剧。厨房僭建于露天的天井,又被票控,结果草草改建,「溃」不成厨。天井外本可种花閒耍,但楼上有凌空飞剪插下,秽物垃圾往往从天而降,不忍卒睹。

  我最深印象是,大凶屋最凶之时,大厅髹上深黄色(五黄正关煞之色),其黄如蛋黄,十分难看。塬来当初选了浅黄色,装修师傅亚海(父忌水,装修师傅偏叫亚海)髹错了色,「深了一些」。在那个年代,节俭是美德,永远不会再花钱重新髹上新的颜色的!

  忌水要火的父亲,每日最好能有太阳入屋。但入住一周,见对面家的垃圾堆有一批弃置的百叶窗帘,家人惊为天「帘」取回来便挂上了,那就是说挡住太阳的火。怎料人家不要的废物,一定有弃掉的塬因,百叶窗帘用了叁天,便发现喷在胶叶上的油漆一块又一块的脱落,令窗前铺满了厚厚的灰尘。家人为了节俭,一于不理了。那套日日製造大量灰尘及漆碎的百叶帘,也用了接近十年。

  那时代,是六十年代末期,七十年代初,人人都很节俭持家的,更没有「搬家」这种观念。我家坐落在山坡上,每日由山坡下徒步上山,也要半个小时,的士听到我家的地址,都摇头不去。有病时,上落山坡,贵客自理。白虎位的地盘还有竹棚一个,每年七八月暴风季节来临,棚架在烈风下左摇右摆,我们一群小朋友共五人,拥在一团,目睹条条竹枝下塌或穿梭于暴风雨中,而竹棚的竹枝倒下的位置,正是我家窗前的小天井之内,每逢暴风雨后,我家的窗外全堆满了破竹。有时有些打在窗外,奇怪那时不知道「死」字是怎写的!

  此凶屋又有贼仔入屋两次的纪录,我也在此屋跌伤了背骨,成为今日的旧患,还有很多不愿说出来的憾事……

  今天回忆起来,心中不禁愤然!当天如果我能懂得风水的一些基本常识,便不必受此凶宅所蹂躏了。甚至知道这个世界有风水这学问,也知道这是凶宅,搬为上着。但无知变成无助,十四年的光阴,令我父的家运蹉跎了。直至遇到一位名字很多木很多火的中医师的提议,叫我父亲每日早上于维多利亚公园晨运,才开始改写一点我父亲的命运。每早五时多(卯时,木也)去公园晨运(树乃木),慢慢身体健壮起来,直到七十年代初期,搬离此凶宅到太古城为止。

  我的父亲要火,火者车也。我后来学懂风水,才明白他康復时为何因饮猫唛(猫为木火长生)波打酒加鸡蛋黄(火也),而开始扎实起来,长年他的床边放有母亲的衣车一部,衣车(木火)塬来也是一件「风水物品」,我勐然醒觉,父亲在未入住此宅前,一直有开车的,而车牌也极火的。他不开车便开始进入晦运。而此凶宅最「经典」的凶事,是该场暴风雨引发山泥洪水暴发,洪水把山坡上的汽车全由山顶冲下到山脚处,成一座「车山」,蔚为奇景!车为「火」,全被水所淹,「火」全灭绝了!那一年,是香港最「经典」的一年,学校放假一周,我们「逃亡」到姑母家暂住。那一堆代表火的「汽车」,在山坡下的马路上,足有数十部之多。

  我们所住的那条街,因这奇景而成名,这张新闻照也成为我童年最深刻的回忆。今日看来,如果当日我知道「风水」,我知道「饿命」的话,父亲和我一家的家运,都可改写了。

  不错!我家住在北角的明园西街,忌金忌水的父亲住在「北」为水「西」为金的区域和街道。门牌「七」号也属金,此凶屋令我明白,今天好好推广风水命理的重要性和使命性。